一個闡述者

我一直想要做一個優秀的聆聽者,但其實我更多時候是一個闡述者。我不停地在逼著別人聽我的故事,无休止地反覆對自己述說並解釋遭受過的一切。